首页 >>
邹敬园 双杠王放言奥运“斗虎狼”
发布时间:2019-07-07 04:39:50 来源:狗万-狗万app-狗万官网点击:3

  2015年 首届全国青运会体操男子双杠冠军

  2017年 体操世界杯多哈站双杠冠军,亚洲体操锦标赛双杠项目排名第一,全运会体操男子双杠冠军,体操世锦赛男子双杠冠军

  2018年 雅加达亚运会体操男团冠军、双杠冠军、鞍马亚军,体操世锦赛男团冠军、双杠冠军

  去年体操世锦赛,19岁的邹敬园一鸣惊人,获得男子双杠冠军。今年体操世锦赛男子双杠,他成功卫冕,并帮助中国男团斩获金牌。继邹凯、冯喆之后,这位同样来自四川的小将已经成长为中国体操男队的绝对主力。日前,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,邹敬园透露,由于伤病影响,已决定在东京奥运周期放弃个人全能项目,专注于双杠和男团。谈及2020年奥运会的目标,他自信地说:“当然是团体继续打败日本俄罗斯,我的双杠要保持优势。”

  新京报:这次世锦赛拿到团体冠军和双杠冠军,怎么评价自己的表现?

  邹敬园:我觉得只能打70分吧。尤其是团体的第一场预赛,比得非常糟糕。毕竟我放弃全能之后,已经专注到几个单项上了。特别是鞍马,我觉得已经练得很好了,但从预赛的失误,包括到决赛,动作做得非常不干净,我觉得没有发挥好。

  新京报:团体决赛赢得惊险,当时全队都很激动吧?

  邹敬园:确实是,毕竟是首金。因为预赛失败,决赛之前心理压力不小,而且一上来就比团体,有些没调动起来。先拿了一块金牌后,大家心里就有底了。

  新京报:你的双杠是赢得最没有悬念的一块金牌,邹凯说是“教科书式的动作”。

  邹敬园:团体也比了两次双杠,当时我的下法动作有些“跑缝儿”,就是有一些问题,没有站稳。单项决赛前,我的压力一直在下法方面。像去年世锦赛,我在落地时就动了一步,险些就输了。所以觉得,既然是一个双杠高手的话,下法是最重要的一环。

  新京报:从团体决赛到单项决赛,这段时间怎么调整?

  邹敬园:中间几天也做成套的模拟,但没有在家里(国内)练得系统,都是在早上或晚上,而且时间很短。比赛当天,我怕再出现团体预赛那样的情况,所以赛前做了很多准备。等我上场后,就没有任何包袱了,比赛中也只想着动作怎么做。

  邹敬园:大家比得都很好,特别是孙炜,这是他第一次参加世锦赛,发挥得特别好。肖哥(肖若腾)预赛特别顺,只是决赛出现了两次失误。我俩住一屋,他的任务比我还重,团体决赛动作失误后,马上又是全能比赛。肖哥心理挺稳定的,后面的全能和单项都比得非常好。

  新京报:亚运会前出现的伤病,是不是还没有痊愈?

  邹敬园:刚刚去医院检查伤病,还是之前的位置,对训练确实有些影响。

  新京报:因为伤病,亚运会和世锦赛都没有比个人全能,以后还会拾起来吗?

  邹敬园:因为这个伤病,至少这个周期,应该不会再练全能了。现在心情已经放松了,不会再去争全能了。

  邹敬园:受伤的时候确实没想到,觉得一两周,最多一两个月就好了。但是,现在的肩伤属于易损状态,害怕再受伤。奥运会还有不到两年,对我的双杠来说,时间还很长,但是对全能来说,时间太短了。直接去赌的话,有些冒险。而且我们中国队有很强的全能选手。

  邹敬园:这也是命吧,没办法。去年冬训时,我一直备战全能,今年3月,我已经是个全能选手了。但是因为世界杯比赛期间没有调整好,训练中受了伤。受伤后,也一直没有放弃练全能,但过了这半年,最终还是决定放下。我才20岁,以后肯定可以再练(全能),但是以这次奥运会为节点,时间有点紧张。

  新京报:那接下来的训练,除了优势项目双杠,还会侧重哪些项目?

  邹敬园:除了双杠和鞍马,吊环我还是会重视,毕竟在中国队,吊环我还是要上的。但考虑到伤势,可能会用其他方法改变下,做一些不痛的成套动作。

  新京报:世锦赛回来这么多天,队内现在的训练强度高吗?

  邹敬园:现在还是恢复阶段,包括体能,恢复之前比赛的一些动作,还有学一些新动作。

  新京报:对于这次世锦赛的表现,队内有没有做总结?

  邹敬园:教练反反复复和我们说,俄罗斯队下法站得很稳,站稳率特别高,是我们的很多很多倍。我们中国队在器械上的动作,肯定都是一流的,落地的话,可能还不是特别好。因此回国后,从自由操、吊环、跳马,到单杠、双杠,我们的训练也在慢慢向下法、落地来侧重。

  新京报:这次世锦赛日本男队状态一般,如何看待对手的表现?

  邹敬园:日本队也很强,但他们需要一些时间来调整。因为内村航平受伤了,受伤后最需要的就是时间。时间足够的话,内村航平能够做得更好。另外,他们还有一到两个实力不错的新队员,也需要时间来成长。

  新京报:叶振南领队在接受采访时提到过,现在男子体操是“三足鼎立”,你怎么看?

  邹敬园:平时训练,我们一直模拟的都是日本队。也想过每个阶段的局势,比如第一项比自由操,那是我们的弱项,如果一上来就落后3分怎么办,各种情况都考虑过。结果这次比赛我们和俄罗斯队一起比,所以不管场上发生什么变化,临场发挥好就行。

  新京报:自由操、跳马、单杠是我们的相对弱项,以后的训练会有所侧重吗?

  邹敬园:弱项肯定会抓,但是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变化。俄罗斯、日本和我们一样,大家都会进步,比如突然出现一位运动员,一年时间内进步很大,这很正常。但实事求是地讲,大部分人都已经是非常优秀的运动员了,进步都是比较平稳的。所以,想要短时间内大幅提升自由操等相对弱项的水平,也比较困难,只能多抓一些细节上的东西。

  邹敬园:经过这次世锦赛,队内一致认为还是成功率最重要。如果都没有失误的话,我们赢的分数会很客观。比如鞍马,因为这个项目特别难练,也容易失误,而鞍马是我们中国队的优势项目,需要拿分的项目。如果自由操丢掉两三分,鞍马正常发挥,我们直接能追回来,所以强项还是要巩固。

  新京报:对于2019年的参赛成绩,队内现在有要求吗?

  邹敬园:冬训到春节左右结束。春节一结束,基本就开始比赛了。压力?顺其自然吧,冠军谁都想拿,没有人看着冠军而不去拿的。

  新京报:和你的师兄邹凯沟通机会多吗?私下里他怎样评价你?

  邹敬园:他平常会来队里看训练,因为也是四川体操中心的领导嘛,主要还是经验上的传授吧,这次世锦赛结束后还没有见到面。他让我加油,说我还不够努力。确实如此,因为伤病原因,确实没有达到他的要求,尤其是全能这方面。

  新京报:2020年将是你第一次参加奥运会,向往那个舞台吗?

  邹敬园:肯定想过站上奥运会舞台,毕竟这是梦想。但是真正到了那个时候,我应该会比较平静。一直以来,我每场比赛都很认真,只要站上赛场,不会在意是大比赛还是小比赛。因为我的教练也是特别认真的一个人,受到他的熏陶,我潜意识里不会特别区分对待某场比赛。

  新京报:2016年里约奥运会,体操队成绩不理想,这对你们来说是压力吗?

  邹敬园:现在已经有了好的开头。叶领队(叶振南)经常和大家说,我们要用哀兵的姿态,去比东京奥运会。

  邹敬园:肯定会有一些压力。日本体操迷还是很给力的,如果到时候全场坐满了日本队观众,现场吼起来的时候,确实会大幅提升他们的士气。那样的话,我们就得更团结,比如团体赛,用我们4个人的团结对抗对方上万人的呼声,用团结对抗对方的主场优势。

  新京报:2020年东京奥运会,你在团体项目和单项上的具体目标是什么?

  邹敬园:其实到时候不只日本队,还有俄罗斯等对手,我们现在是“前有狼,后有虎”。首先,团体要继续打败日本和俄罗斯,然后就是我自己的双杠,保持现在的优势。

  当年万人逃港事件,促使设立深圳经济特区 《我们的四十年》

  九十年后武林重出西湖,这一次,他们要把功守道推向奥运

  体育综合体:后奥运十年,承载中国体育的消费与未来

  奇点金服联手晨晖创投,为企业理财带来更高收益

  去年中国大陆“亿元家庭”11万户集中在这四地“拉仇恨”

  出轨闺蜜,宋仲基与宋慧乔离婚!再美好的爱情都没有保单可靠!